尚留芍药殿春风

在我的院落里有一株芍药。每年当芍药花开时,灼灼芳华、婷婷婀娜,点缀在绿叶丛中,煞是好看。据《本草》记载:“芍药犹绰约也,美好貌,此草花容绰约,故以为名。”历代文人墨客为之倾倒,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诗篇。早在《诗经·郑风·溱洧》中,就有“维士与女,伊其相谑,赠之以芍药”的记载。宋朝苏轼有“多谢花工怜寂寞,尚留芍药殿春风”的诗句;韩愈写道:“浩态狂香昔未逢,红灯烁烁绿盘龙,觉来独对情惊恐,身在仙宫第九重。”白居易吟咏“今日阶前红芍药,几花欲老几花新”。秦观伤感持笔“有情芍药含春泪,无力蔷薇卧晓枝”。我辈偏爱芍药的原因,当然不止于芍药可以闲吟,可以醉对,可以幽赠。实际上,祖辈父辈们种植芍药并不曾以观赏为目的。芍药的根茎叫白芍,是著名的“女科之花”,能养血敛阴,补而不腻,柔肝缓中,止痛收汗,可以说妇女一生的用药常见芍药。传说,东汉末年医药学家华佗的妻子就得过她的恩惠。当年,华佗为了更加方便全面地研究中草药,在自己住宅前建了一个药园,种药草、建药房,向人们传授技艺。一次,华佗得到一位外地人送来的一颗芍药籽,他就把它种在药园。他仔细研究了芍药的叶、茎、花,觉得没有什么可做药用。之后的某一天,华夫人血崩腹痛,用过好多药都不见好转。望着窗外的药园,华夫人突然想起还没用过芍药,便瞒着丈夫,挖芍药根煎水喝。不过半日,腹痛渐止,又服了两日,其病全无。华夫人把此事告诉了华佗,华佗才意识到自己委屈了芍药。《红楼梦》载:“史湘云醉卧芍药茵,香梦沉酣,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,满头脸衣襟上皆是红香散乱,手中的扇子在地下,也半被落花埋了,一群蜂蝶闹嚷嚷地围着她。还用鲛帕包了一包芍药花瓣枕着。”《红楼梦》脂粉堆里出须眉,史湘云算一个。醉卧芍药茵能看出豁达不拘、豪放不羁的个性,更能看出柔软的女儿心。记得我们小时候,在父亲劳作的菜园里,每到春天,在青菜、韭菜或油菜勃发生长的时候,常看到菜园的一角,自然是背阳的地方,而且在那泥土有些潮湿的地方上面,有一簇或几簇芍药,碧绿的叶子,如一块块的墨玉层层叠出,而茎叶顶上是一个个如鹌鹑蛋那么大的花蕾,花蕾的上面则露出紫色的纹路;或有的花蕾已经开放了,一朵一朵的,有紫红的,有纯白色的或黄白相间的,但皆美艳无比,富丽堂皇。父亲说,现在人都说牡丹第一,其实芍药才是第一的呢。

Leave a Comment.